浙江音乐 - 中小学音乐教育
钱塘扬帆
管理员
钱塘扬帆管理员

试谈歌词的出新 □ 吴广川

阅读:3639|回复:0|发布于:2014-11-30 11:08
#楼主

他的名片

  • 在线状态他不在线上
  • UID2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

试谈歌词的出新
□ 江苏 吴广川
    写歌词如何出新,我觉得这是新老词家包括一些在创作上很有成就的著名词家最注重的一个问题。乔羽老师说:“歌词最容易写,歌词最不容易写好”,最不容易写好的原因,我觉得也包涵有出新难这个问题。在我们对歌词的审美中,在众多的出版和发表的新词中,常常会有一首或几首词跳进我们的眼中,留住了我们的目光,什么原因?就是因为这首或这几首词肯定在某些方面有所创新。在这儿,我想根据我对歌词的感受,谈谈出新这个问题。
    我觉得写一首词最重要的是构思要新。构思的概念,在我的思考中,应包括诸多的内容,比如对一首词的选题,立意,对素材的剪辑,对整首词的结构布局,特别是在创作中所选取的角度等等。
    一般来说,一首词的诞生,多是受到一些我们所熟悉的生活素材的冲击和启示而有了创作的灵感,觉得这些素材中有可以写成歌曲的成分,于是我们就开始构思了。也有先命题的,比如参加一些征歌,为一些晚会的命题写歌等等。再比如有时我们想规定自己写一首歌唱祖国或党的歌词等,怎么写呢?我们就开始调动我们所积累和感受过的思想和素材了,从中去寻找创作的灵感。这两种创作方法,虽然前者是生活启发了思想,后者是思想点亮了生活,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把思想和生活两者结合在一起,而进行艺术的构思布局。如何出新,就看你的构思布局和选取的角度是不是有属于你自己的个性特色了。而从歌词的立意上,最好要有时代感,要叫人听了读了,会觉有一缕新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而不是感到陈旧。比如今年春晚推出的歌曲《春天里》,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普遍喜爱,原因之一就是很有新意,很有生活气息。“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开头短短的几句,几个众所皆知的意象,已叫人感到了时代和生活的的巨变。当然,这只是从立意上讲,出新,更多的还是要靠构思的巧妙和语言的形象运用。因为,旧的题材,同样可以写出新意。
    可以说,每一个题材都可以有千百种写法,在同一个主题下,词作家们可以尽展各自的才华。比如歌唱祖国是一个大的概念,大的命题,半个多世纪以来,写这个题材的词家真是太多了,写好写不好问题就在你的出新上。乔羽从一条大河找到了创作的灵感,找到了角度,写出了《我的祖国》;陈道斌在中国古老的历史文化中找到了创作灵感,写出了《书香中华》;石顺义从《黄河源头》选题歌颂祖国,胡宏伟则写《长江之歌》来抒发对祖国的热爱和展现我们中华民族一往直前的精神,而张千一则从《青藏高原》的地域角度来写对祖国的大好河山的赞美和追溯洪荒远古的一种民族感情。歌唱祖国,我们可以从黄河长江昆仑泰山的大角度写,从五星红旗、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角度来写,也可从一花一草一景一物的小角度来写。同样写乡情、亲情,晓光写出了《那就是我》,陈树写出了《九月九的酒》,陈哲写出了《黄土高坡》,付林则写出了《妈妈的吻》……,别人写过的题材,你即或重写,但你在立意上、布局上、角度上最好要有自己的创新,不然就是叫人看着似曾相识而少了新意。
    欣赏方文山作词、周杰伦演唱的歌曲,我最突出的感受就是新。虽然有些歌词听、读起来还比较难以深刻理解,但方文山的词确实叫人感到不俗。如今年春晚他推出的歌曲《兰亭序》,这个题材要是叫我根本就不敢写,《兰亭序》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写的一篇序文,同时又是一幅书法作品,把它可以演绎成歌曲艺术来展示吗?我不敢想。但方文山却用他的创作实践证明:能。从书法艺术上赏析,《兰亭序》表现了王羲之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作者的气度、襟怀、情愫,在这件作品中得到了充分表现。从序文的内容品味,这篇序文更多的是对人的生命的感叹。但在方文山的歌词中,却演绎出一种唯美的古典爱情。他竟能把一篇古代的美文、一幅经典的书法作品,化作一首美丽典雅的歌曲,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创新,虽然我们要深刻感悟这首歌的内涵之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从粗略的欣赏中我们已感到这首歌一如《青花瓷》一样,在构思、立意、布局和选取的角度上都有一种新意。这大约是方文山最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了。
选好角度是写好一首词能否出新的重要因素。比如我们都想写生活要快乐这个题材,但角度如何出新?歌手陈明演唱了一首浮克写的叫《快乐老家》的歌,初听这首歌时,我心中一震,这首歌是写什么的?旋律听着这么美,这么活泼轻快。再细听,原来词作者把快乐比作了“老家”,有意思。快乐本是一个形容词,何以把它喻为老家呢?家可是名词哦。我对它打了个问号?继而又想,快乐为什么就不可以比成是家呢?不光可以,而且这个比喻非常新鲜、生动,巧妙。出新, 恰是这首歌的特色和成功之处。再比如张海宁作词的《爱情鸟》被林依伦唱红了中国,受到许许多多少男少女的喜爱,这首歌词同样写得很巧妙别致。作者不直接写人和人的爱情,而是通过描写树上的一只在呼唤配偶的爱情鸟来倾诉心中的对爱情的渴望和向住,这是在写爱情题材的歌曲中出新的范例。最近看了一首歌名:《嫁给幸福》,我虽还没有看这首词的具体内容,但这个题目的新奇已使我产生了兴趣。
    选一个好的新角度,写好开头至关重要。比如《黄河源头》“黄河的源头在哪里也/在牧马汉子的酒壶里也/黄河的源头在哪里也/在擀毡姑娘的歌喉里也。”作者用了几个设问句,又用了非常富有诗意的回答,可谓出彩出新。比如《青藏高原》,开头也用了几个设问句“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 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我感觉这种设问句就很新,有悬念,能一下子把受众抓住。再比如乔羽写的《思念》:“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也是用的设问句开头,叫人感到新奇别致。《小草》的开头是“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头开的也很新。《歌声与微笑》是一首晚会结束时演员同唱的歌:“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头开的也好,词句新美而准确,形象而生动。古人说好文章要“凤头豹尾”,这对我们写歌词同样是有启示的。
    我觉得一首歌词,能有一个出新的抓人眼球的题目最好,如《雾里看花》、《摇太阳》、《背太阳》、《种太阳》、《故乡的云》、《弯弯的月亮》、《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等,叫人一看题目就不俗,就想看想听。虽然《老鼠爱大米》、《狼爱上羊》这样的歌曲在歌坛引起了争议,但我们从歌曲艺术的角度赏析,这两首歌的流行和它的新奇别致和题目不能没有关系。歌词创作需要大胆地想象,把不合情理的事物通过想象描写得叫人感到合情理,能接受,甚至喜爱,这就是创新。即或你写的歌没有一个出奇的有特色的题目,但你在构思、立意、布局、选角度上有所出新,也是很可取且是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如题目不新,构思、立意、布局、选角度也一般,但你却能把你的歌词语言玩出新的特色新的韵味,也是出新的一种展示,也可取得成功。话说回来,你的思想感悟和艺术品味也就融在你的歌词语言中了。
    再深一步说,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语言的艺术。一个词家的创作水平,一看你的语言就可有所了解。歌词的语言出新,要看你的遣词造句的功夫,看你捕捉意象的能力,看你的比喻是不是新鲜生动形象出彩,有没有涵蕴。还是举些例子来说明问题为好。出新的语言可谓举不胜举。如《父老乡亲》中的“胡子里长满故事/憨笑中埋着乡音”就很别致,有新鲜的感觉;如《涛声依旧》的开头句“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在枫桥边”,“流连的钟声还在敲打我的无眠/尘封的日子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也很有诗思和新意,耐得品味。如《信天游》中的“大雁听过我的歌/小河亲过我的脸 ”有一种自然的新和美,如《说聊斋》中的“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有一种哲理的新和美。如《牵手》中的“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同样一个词,放到后面是名词,放到前面就成了动词,作者故意这样写,而造成了出新的效果。我曾创作了一首《我的苏北大平原》的歌曲,在苏北一带有点影响,其中有两句“早晨的太阳鲜又嫩/雨后的落日大又圆”,初写时,我想,用鲜和嫩描写早晨的太阳可以吗?我曾犹豫了半天,但最后决定用,因为我想早晨的空气十分新鲜,大平原上充分了生机,花草上庄稼上都挂着露珠,那升起的太阳确实给人一种又鲜又嫩的感觉;而在大平原上雨后的落日确是叫人感到又大又圆。我觉得这正是我这首词中出新的句子。可以说几乎每一首成名作都会有一句或几句出新出彩的句子。我手边有今年刚刚来到的第一期《词刊》,开篇之作是汤昭智先生歌唱党和祖国的一首词《日出东方》,我品读了两遍,看有没有出新出彩的词句,果然有几句不错,如“站在长城之巅,难忘那壮丽一刻/黎明在日出之时,金光闪烁/铁锤和镰刀演绎的烽火故事/点亮了共和国,最美好景象。”如“和阳光同行,是一种选择”,“和阳光同行,是一种执着”,这样的词句显然是作者精心创作出来的,不是从别人的作品中照搬的,从而给我们一种出新的感觉。
    我注意品赏一些当今的流行歌曲,相当一批年轻的词家打造出的歌词常有出新出彩的词句,可以列举好多好多。随便举一首张靓颖演唱的《个人秘密》,其中有这样一节:“你说我今天忽然不唠叨/我只好说我出门忘记带大脑/对你的感情不想让你知道/带走你的问号/转身潇洒的走掉”。读了就觉得很新,和传统的写爱情的歌词语言截然不同。“我只好说我出门忘记带大脑”,“带走你的问号”,这样的词句是新一代的年轻词家写爱情心态的风格。语言大胆出新,是年轻词家的一大特点,但我觉得他们还要注重立意的深刻、布局的新美和面向广大群众的雅俗结合,不要把路子走得太窄了,只局限在年轻人的欣赏中。
    在一首歌词中,不可能要求作者句句出新出彩,能有几句出新的句子,这首词就有了光彩,就有了新鲜感。常常就是这几句出新出彩的句子,顶起了这首词的脊梁。
    在和一些词友的聊天中,大家都感到现在写歌很难,即或你的词作发表了,但没有人谱曲也还是停留在纸面上;即或你的词被谱曲发表了,没有音乐制作人制作、歌手演唱也还是飞不起来;即或制作了演唱了,没有好的传媒也还是飞不远。写出一首好词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路子还很长。而目前铺天盖地飞翔的歌,有许多的词我们还看不上眼,它们之所以能飞起来是由诸多因素决定的。比如一些词作家进入了一些演艺界的圈子,近水楼台,作品推出就容易多了。和一些写了词难以推出的作者一样,我也是其中一员。但我也推出过一些歌,静心而想,之所以能推出,还是因为这些词在立意、选材、构思、布局、选角度抑或在语言上有所出新。便想,你偶尔写一首有新意的词,可能不被作曲家和歌唱家看好,如你能写出一批有新意的高质量的词作,推出的概率就高多了,至少总会推出一首或几首吧。作家和作家的较量最终还是要靠作品的质量。好的作品有新意的作品是埋没不住的。平俗的作品推出来也会如昙花一现。因此我想说,生活在基层的词友们,我们不要怨天尤人,还是多从自己的作品质量上找原因,在出新上下点功夫,只要我们能拿出一批高质量的有新意有创意的作品去闯词界歌坛,希望就会在前面。
回复0 喜欢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