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音乐 - 中小学音乐教育
钱塘扬帆
管理员
钱塘扬帆管理员

走进音乐文学的广阔领地 □ 晨枫

阅读:5669|回复:0|发布于:2014-11-30 11:00
#楼主

他的名片

  • 在线状态他不在线上
  • UID2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
走进音乐文学的广阔领地
       □晨枫
   朋友从杭州来电,告诉我浙江准备恢复音乐文学刊物《花港》,由钱建隆先生主编,希望我能抽暇寄一篇文稿,予以支持。并提到刊物想办得眼界宽泛一些,除了歌词,还想对音乐文学的其它门类甚至将文艺晚会的主持词、文学脚本等也包括在内。
    对如此恳切的约稿,我当时实在无法拒绝。原因很简单:作为一名长期在音乐圈里玩文字的作者,几乎对于任何歌词刊物的问世,从内在情感上,我无不报以热诚欢迎。而说起浙江,我就会想起浙江那些人数众 多、才华横溢的歌词同行们,更会想起省音协当年出刊的《花港》词刊,也不会忘记当年钱建隆先生主持的《盒带歌词季刊》,甚至还有湖州的《诗与歌》等等。毫无疑问,这些特色独具的刊物,为本省与全国的歌词事业不断繁荣,起到了功不可没的推进作用。基于此,我对浙江这种新刊物的诞生,似乎更有理由怀有更加殷切的期望与更加与众不同的期待。
    据此,我在反复思考的过程中,竟然引发出了长时间埋在自己心中的一些话题。
    谁都会看到,历经改革开放三十余年的今天,随着歌曲创作上的日益一体化与歌曲传媒渠道的空前多样化,在词曲作者队伍也随之发生前所未有的分化、组合的同时,当上世纪九十年代各种纸质传媒受到全面冲击纷纷停刊之后,进入21世纪以来,各种民办歌词刊物出现了纷纷问世、不断增多的景象。但应当看到,虽则这些刊物的内容互不相同、作者也各有差异,但就其内容而言,大抵都是有歌词,有歌曲,也偶有评介文章,还有其它编、读的信息等等。但实在地说,我却总有一种不够满足感。这是由于我心里更想看到的,是尽可能多色彩、多门类地具有更大包容性与更广社会辐射面的音乐文学刊物出现。
    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屈指一算,我们这批被乔羽先生称之为“词门众生”的文字写作者,将音乐文学的大旗扛在肩头已经长达二十余年之久了。然而,不知有多少人注意到了,二十余年来,反映在我们各地出刊的各类刊物上的内容,除了歌词,还是歌词。而音乐文学所应涵盖的其它门类,似乎与我们并无关系。虽则上世纪八十年代,山西与南京,相继出刊过《音乐文学》,但也许是出刊时间过短的原因,也未能展示出音乐文学刊物所应有的风貌来。我以为,经过了二十几年的历程,这种现象似乎不应该再继续延续下去了。
很明白,我们所从事的事业需要与时俱进、不断发展,我们的词门众生也同样需要坚持不懈地充实自我,持之以恒地强化自己的艺术修养,丰富自己的笔耕领域。
    回溯往昔、环顾左右,在文学、美术、音乐、戏剧、舞蹈、电影、电视、摄影等诸多艺术门类中,以文字为表达工具的、又与音乐文学相似的大约有戏剧文学、电影文学以及电视文学,就其各自发展的历史而论,戏剧文学与电影文学的发展历史显然较长,电视文学其次,而    音乐文学大体上是随着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到来,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才得以产生与发展起来的。
音乐文学,顾名思义,绝非仅仅只等同于歌词,它应当包含与音乐相联姻的所有文学形式在内,只是由于歌曲所具有的极其宽泛的传播面与极其广大的受众体,才使得歌词无疑成为了音乐文学是它的主要构成体。以如歌剧、戏曲中的剧词,各种以演唱方式出现在曲艺作品中的像评弹、鼓词、琴书等等中的唱词等等,均应囊括其中。然而,我们不能不看到。当戏剧文学、电影文学、电视文学都在伴随自己的主体艺术戏剧、电影、电视迅猛发展的时候,我们的音乐文学却只是面对歌词,只是将自身局限在同歌曲的联姻上,年复一年,毫无变化。如此,在我们的观念中,便把音乐文学与歌词划上了等号,说到音乐文学,便只是想到歌词;而说到歌词,便认为它就是音乐文学。
显然,这样的现象是不客观的,不实际的,甚至可以说是无知的,它不利于音乐文学、包括歌词事业的不断发展与我们自身的持续提高。因之,拓宽我们的视野,让歌词艺术真正步入音乐文学领域,才是无法回避且应当予以正视的重大课题。
    在这个问题上,我以为我们应当从以下两个角度出发,奠定我们的立论基础:
    其一,音乐文学是一种艺术门类,其从业者的艺术视野应当是宽泛的,艺术修养也应当是深厚的。历史这样告知我们——百余年来,在这个领域里留下名篇佳作的作家、艺术家们,已经组成了一条星光灿烂的银河——从李叔同、沈心工、丰子恺,到郭沫若、胡适、刘大白、刘半农、戴望舒、黎锦晖、黎锦光、田汉、贺绿汀、塞克、光未然、陈歌辛、范烟桥、陈蝶衣、公木、贺敬之……他们的成就,绝不仅仅只在歌词一个领域,而是关涉到戏剧、美术、诗歌、音乐以至国学、佛学等诸多方面。就是在新中国六十年的史册上,以如乔羽、管桦、袁水拍、袁鹰、张永枚、阎肃、洪源等这些大家的业绩,同样也显现在戏剧、文学、诗歌或撰写各种各样的舞台或电视文学脚本等诸多方面。所以,拓展我们的视野、开放我们的领地,应当是情理之中的事,自然而然的事,甚至可以说是义不容辞的事。
    其二,应当说,音乐文学所涵盖的一些艺术形式同一些其它姊妹艺术互有交叉,比如,涉笔戏剧、包括戏曲中的唱词,就与戏剧、戏曲剧本的创作无法分割;同样,涉笔曲艺里演唱品种的创作,也与该种艺术的整体创作难以分割;至于文艺晚会、电视艺术片等等的文学脚本、撰稿词,则本身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文学创作。既然如此,拓展音乐文学的应有领地,既可以较为充分而又及时地展示我们的作者群在音乐文学事业上所做出的实绩,并在此影响下,吸引更多的作者,在更为广阔的艺术创作天地里辛勤笔耕,从而在实践中不断充实自我,持续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使其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作家、艺术家。与此同时,由于音乐文学门类的丰富,那些在戏剧、舞台、曲艺以至影视领域从事文字创作的作者,在无形之中也会与我们彼此汇合,壮大我们的阵容,成为一支浩浩荡荡的音乐文学大军。如此,该是怎样一种令人振奋的壮丽景象。
    在当今市场化的社会背景下,人民群众对艺术的需求越来越鲜明地呈现了多样化的、持续增长的态势,在这种文化需求多元化的制约下,艺术领域里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而各种艺术的相互融合、彼此互补,也几乎成为了一种必然趋势。一个作者能够尽可能地在多个艺术门类里汲取营养,多方面展示自己的创造成果,这无疑是符合时代需求的,是值得大力倡导的。
    我热切地期盼我们的歌词方阵里,能够出现更多成就斐然的音乐文学家、艺术家。

                                2010岁末,北京
回复0 喜欢
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