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音乐 - 中小学音乐教育
七月流火
贫民
七月流火贫民

倡导创造思维献身音乐教育——试评音乐家周大风

阅读:8523|回复:0|发布于:2015-01-10 14:56
#楼主

他的名片

  • 在线状态他不在线上
  • UID12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0
                             倡导创造思维献身音乐教育
——试评音乐家周大风
                                 靳卯君
   音乐家成才之路多种多样,缘于时代背景、家庭出身、个人秉赋、生活环境、学历师承、友人影响、特殊经历等。
   我曾访问过相当多的当代音乐家,著有《中国当代音乐家访谈录》,其中使我特别感兴趣的是,有个性、肯拼搏、勇创新、逢奇缘、自学成才的人物。例如何占豪,在民乐圈里,他是的,在洋乐圈里,他是的;在严肃音乐队伍中,他亲近流行音乐;在大众音乐中,他是高雅的;在上海,他是“浙江帮”,在浙江,他是海派;在上海音乐学院是教作曲的,他却与作曲系不搭界。总而言之,特立独行,别具一格。
   我对周大风的关注始自20世纪50年代。我还在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攻读,校中纷纷议论两个人:倪秋平与周大风。他们是有特殊境寓的人,胆子特别大,议论起专业性很强的四大件(和声、复调、曲式、配器),观点与我们从老师那里学的不一样,令人惊奇。倪秋平说:最高妙的音乐不能受曲谱的限制,只要合乎自然,用弦外音唱或奏完全可能。此话今天听来确也平常无奇,但在当时有其超前性。
   倪秋平出生于1905年,自幼家境贫寒,爱好音乐,爱好京剧,还不太会讲话时就喜欢听吹拉弹唱,少年时期费尽心机寻找机会断断续续地向一些能人学拉胡琴,还自学小提琴、乐理、和声,后来成为京剧大师梅兰芳的琴师,曾做过将和声、复调引入京剧的尝试,退出梅剧团之后进入华东戏曲研究院从事理论研究。
   周大风出生于1923年,情况与倪秋平相似,家境贫寒,喜爱音乐,喜爱戏曲,在民族民间音乐、戏曲的环境中成长。非常幸运的是,他八岁就读于浙江镇江灵山学堂,这所学堂实验的是,由蔡元培发起的以学生为主体的百科全书式的全面教育“道尔顿制,讲究动脑、动手、动口,提倡知识与实践相结合。还吸收了瑞典教育家爱伦凯女士的爱的教育,以学生为主体,强调学生个性的自由发展。
   通过在灵山学堂的五年学习奠定了周大风一生的人生理念、生活道路和治学方法,学校即社会生活即教育创造教育在他胸海里生根。
   周大风在受教育最关键的年龄段生活在极为理想的环境之中,实在是非常难得的机遇。当时的教师陈容也特别强,由陆仲任一对一给周大风上课,重点是作曲与键盘。
   陆仲任是当代中国音乐界泰山北斗级人物钱仁康,在国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作曲系的同班同学,黄自门下的高才生,著作等身。我和与周大风齐名的浙江越剧作曲家卢炳荣,于1947年曾在陆仲任的和声班上学习过,他的教学严谨,深受学生喜爱。卢炳荣的成名之作《孔雀东南飞》,出色的和声、复调配置得益于陆仲任的栽培。
   周大风小学毕业时,成绩记载一栏标明他的音乐水平已相当于科班一年级的水平。学校每天早上20分钟朝会要唱国歌、校歌,都由周大风担任伴奏,说明他当时打下的基础相当牢固。此后他在上海一所商业职校读了一年书,就因抗日战争爆发而失学。他学历不过小学毕业而已,但他有了灵山学堂打下的根底,自学能力特别强,能在苦难中拼博,不断上进。
   1938年周大风15岁时进入上海益丰搪瓷厂,在打样间美术部做学徒,遇上了好人好运道,他的音乐才能被上海音乐专科学校的钢琴教授王瑞娴发现了,知道他每月只有很少的月规钱,就免费教他弹钢琴,但提出一个棘手的要求,每天必须有两个小时以上的练琴时间。周大风福至心灵,每天轮流到上海仅有的几家琴行去练琴,他满口宁波话,同乡三分亲,琴行的技师都是宁波人,对他特别照顾,不但让他练琴,还将一架早已报废的58键直钢琴的荷兰琴给他搬回宿舍。周大风不时主动帮琴行的老师傅干活,不久学会了修理钢琴和调音。1941年,周大风被调到搪瓷厂香港分厂,托乡亲介绍结识了香港琴行的技师,功夫更见长进,与钢琴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一生之中不知为多少人调过钢琴,分文不收劳务费,还练出了一套即兴弹琴的独门绝技。我曾多次听过周大风的即兴弹奏,顺畅自然,我还亲眼所见他为华日电冰箱厂装配的新款式钢琴,不得不佩服他的自学能力。
   1943年,周大风面临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长途跋涉历尽艰辛来到中国抗日战争的大后方——江西赣州,当上了音乐老师,主要靠的是在灵山学堂深得教益的道尔顿教学体制,以及童年、少年时期在宁波和上海两地苦练出来的钢琴基本功。1948年至1949年又先后应聘担任浙江新昌和宁波二中的音乐教师,直至新中国成立。这八年音乐教学的课堂实践让周大风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他认为国家要强盛,民族要复兴,人民要富裕,社会要安定,应该以教育为先导,故教育为根本的根本。”1950年,浙江宁波地委任命周大风为宁波地委文工团副团长,从此他离开了教坛。
   自新中国成立以后,周大风先后担任过浙江宁波地委文工团团长、浙江省文工队队长、浙江省越剧二团艺术室副主任,以全副精力投入民族音乐研究和越剧作曲,取得了丰硕成果。
代表性著作有《戏剧声腔的脉络》(原载1981年《中国音乐》创刊号)。我国幅员广阔、历史悠久,戏曲诞生至今已有千余年,品种繁多,源流各不相同,互相吸收溶化,兴盛衰亡多变,必须追根寻源,广泛收集资料,还要辨别资料的真伪,写作难度很大。周大风此文观点鲜明,立论中肯,内容翔实,脉络清晰,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其中有一种论点给人深刻启发,他说:从现有戏曲剧种的音乐源流关系看,由当地民间音乐土壤上土生土长的并不太多,即使是士生,也必然要吸收外地剧种为主要营养来丰富自己,大多数地方戏总是从外地引进一种声腔,与当地民间音乐及方言相结合,才蜕化变成派生的一种新的品种。这里体现出周大风做学问的特色:勤于思考,敢于提出自己的创见。
如果说,前面一篇是智者、学者之文,下面一篇《对戏曲艺术的再认识》(1987年载于《浙江戏曲音乐论文集》)则是热血青年奋勇博斗的宣言书,他说观念的更新是根本的更新,这句话既是文章的出发点,也是文章的终结语。周大风自幼在宁波灵山学堂接受启蒙教育,推尚创造学,以创新为第一要务。在第二个章节风格中,他说:如风格不变,必将随时代潮流而淘汰。第三章节“传统,他说:应根据此时此地的人民生活去创造新的传统和新的美。第四节时尚,他号召响应新、奇、美的召唤。第五章节程式,他说:“形式总是越多越好、越新越好,否则艺术就不会发展了。第六章节姓属,他说:几十年风行一句话:京剧姓京,评戏姓评,建议今后不再提出,某剧种姓某,对改革发展有益。第十二章节现代剧,他说:二十一世纪将是各国人民之间智慧的竞争,竞争的胜负将决定一个国家存亡兴衰,应使人人都聪明起来。最使人激动的是第十三章节未来,他说:浩浩宇宙,悠悠千秋,天地是多么的广阔宏大,过去和未来又是多么悠长和无限。从这样宏大的着眼点来看中国戏曲,它产生在宇宙的一个极小的范围里,它的历史也是极为短促的,他又说:在未来,从未有过的奇迹,会不断地出现,未想过的奇事,也会出现于世上……只有极少数演出团体还在剧场里。看到此处,我不禁想到,莫非周大风在数十年前就预见到今天的互联网、云计算,他思维之超前可见一斑。
   还有一部重要著作《越剧流派唱腔》,写作于1960年,因故未能及时问世,直至1981年才由浙江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此书对袁雪芬、范瑞娟、傅全香、徐玉兰、尹桂芳、戚雅仙等六位著名越剧演员的唱腔组织、唱法润腔、吐字技巧、声音运用等方面,都作了非常细致的解剖分析,并附有大量谱例,使他的论断具有说服力。
   另有一篇文章《变则兴,不变则湮——兼谈越剧的变革》,回顾越剧在百年左右时间内八次重大变革,说明变革的必然性以及不变则湮的道理,并有各时期唱腔曲调演变的谱例作证,体现了周大风做学问的严谨。
   周大风关于作曲的著作及文章也写了不少,如《作曲津梁》、《浅谈意境》、《歌曲创作》、《谈当前的歌曲创作》,还有整套的民族作曲技法,包括和声、复调、曲式、配器等,每部著作都有自己独特的主张、见解。
   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的二十多年,周大风专注于民族音乐理论、戏曲音乐理论研究及音乐创作,正是我在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和担任教师的阶段,不时听到有关他的传闻,但未曾见过面。那段时间政治运动较多,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使得一切研究活动都停顿了。倒是倪秋平的情况还有接触,他是将京剧音乐与西洋音乐理论并重的人,女儿倪洪进自幼就送进上海音乐学院学钢琴,儿子倪文震送进上音附中学小提琴,倪洪进成为中国年龄最小最早到苏联学钢琴的留学生,回国后曾将京剧的音乐素材用来创作钢琴曲。我历来认为周、倪二位走的路不同凡响,难能可贵。当1973年,谭启龙从福建省委第一书记任内调到浙江来担任浙江省委第一书记,他的夫人严永洁也由福建省委宣传部长调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长,就将她在福建抓的新创革命京剧样板戏《崇武海战》剧本带过来,她亲自到上海向上海音乐学院和上海市革会联系商调与于会泳同一个系的教师来浙江为它作曲,于是我就到了杭州,得以结识周大风,成为往他家跑得最勤的好友。
   在我的眼中,周大风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自学能力特强,主张发展创造性思维,提倡学科杂交、嫁接,学术观点往往别具一格。据他说,他曾是创造学会会长。其实我也是创造学会会员,而且曾进入学会的主席团,周大风有个好习惯,每天都要写作,能否正式发表在所不计,都打印出来送给好友。北京、上海以及全国各地音乐界朋友或音乐爱好者来杭州往往会到他家中访谈、拜望,他都热情接待,知无不言,没有架子,不会像有的名人怕影响自己的工作计划或生活规律而推托。周大风的笔耕从不休止,我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约三千篇,主要是受他影响。
   周大风晚期的工作重心转到音乐教育,与在浙江省创办《中小学音乐教育》杂志有关,促成的人是温州的林虹和我。杂志的前身是在温州出版发行的音教辅助读物《中学生活页歌选》和《小学生音乐教学手册》,由温州几位资深音乐老师操作,虽然销路红火,赚了不少钱,但无正式刊号,总是一块心病。后来经办几位老师之间发生了意见分歧,林虹找了我作为主要的编辑力量筹办《中小学音乐教育》期刊,经费完全没有问题,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就是刊号难以解决。我那时是周大风家中常客,曾听他说起省出版局局长是他的好友,就向林虹建议:请周大风担任主编,每期只要求他写一篇重点文章,组稿、编稿、改稿、校对由我负责,经费由林虹一力承担,每期的选歌及美编也由林虹负责,刊号靠周大风在社会上的威望应能逐步解决。这样一套方案由我带回杭州向周大风说项,他爽快地予以承诺,我和林虹立即操作起来,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1982年上半年三期试刊的文章作者多半是我的同学、师长和好友。1983年,周大风以浙江省音乐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做决定,将《浙江音乐》杂志的刊号转给了《中小学音乐教育》杂志,我们的刊物算是合法了。《浙江音乐》原是发表歌曲创作和音乐评论的阵地,自然引起编者、作者和读者的不满,但一个省不可能有两种音乐刊物,也就无可奈何了。《中小学音乐教育》从此一帆风顺,周大风非常高兴,逢人就说:三个老头办起了一份中小学音乐教育刊物。周大风对于这份刊物的创办确实起了关键性、无可替代的作用。
   刊物初创那几年遇到过几次危机,都靠周大风力挽狂澜于多事之秋才转危为安。一次是因我的编制在浙江省群众艺术馆,全力以赴编音教刊物,引起单位的不满,我找到周大风说:单位意见大,我干不下去了。他说:你只管编,我去找领导谈,立即将你从群艺馆调到省文联,你的任务就是编刊物,不必去音协上班。经他的极力争取我的工作调动成功。还有一次是我生重病住进医院,周大风亲自探望,他说:老靳,你安心在医院治病,把稿件全部给我,由我来编。
   我们三个老人的合作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都很团结默契,虽然创业艰难,却不以为苦,反而当作乐事,可称铁三角。但后来在办刊方针上有了分歧,周大风对林虹为刊物选的歌曲总不满意,我与周大风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又产生了矛盾,而最关键的是刊物每期亏空的钱都从温州汇过来,这是林虹编印出版没有政府发放刊号的音教教辅材料赚来的钱,由于出版管理制度的执行逐步严格起来,林虹慌了神,要求周大风设法将温州的出版物作为《中小学音乐教育》的副刊,实际上是一种打擦边球的办法,周大风置之不理,也没有做他的思想工作,导致了温州方面对刊物经费的断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小学音乐教育》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多亏周大风以大局为重,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抽出钱来贴补刊物,勉强度过难关。如果没有他的鼎力支撑,刊物很可能夭折。
   周大风在主持《中小学音乐教育》的同时,还创办了浙江社会艺术学校,自任校长,又创办了“江南音乐师范专科学校,自己亲自编教材、讲课,退休之后还办起“浙江大风音乐艺术专修学校。办学中无不贯彻了他独特的教育思想,并发表了大量有关音乐教育理论的文章,如他所著述的《简明音乐知识》、《民族民间音乐小辞典》、《小学音乐名作欣赏》、《欣赏音乐的知识和方法》、《周大风音乐教育文集》等。
  《周大风音乐教育文集》,于1999年由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28万字,共收入45篇文章,范围广,观点新,美不胜收。
   第一篇《中国音乐教育的历史反思》,从中国中小学开设唱歌课开始,讲到蔡元培提倡美育,沈心工、李叔同编写教材,一直说到音乐学院的专业音乐教育、家庭的社会音乐教育,议论其功过得失,是一部高瞻远瞩之作。
   第二篇《对教育改革的几点建议》,非常细致,是他从事音乐教育多年经验的精华,提出讲座式教学、辩论式教学、直观式教学、实践式教学、熏染式教学,令人耳目一新。一句名言意味深长:“教学有法,亦无定法,贵在独创,妙在灵活。
   第三篇《对学校美育的几点看法》,他提出几种教学方法:心领意会式、感受熏陶式、启发讨论式、激励创造式、反复比较式、熟练累加式,并有操作方法的说明,具有可行性。
还有《谈熏染教育》,从理论到实践都有详细说明。《可怜的秋香给人的力量》是一篇奇文,故事极为动人,比单纯的说教强多了。《对音乐教学方法的几点建议》,是作者的经验之谈,有独到之处,如音乐基本知识不必单独开课,应渗透到歌唱、奏乐、听乐之中。
  《谈乐感和感受——音乐教法杂谈》,周大风将乐感归纳成十个主要内容,使乐感就不那么玄妙了。《和声教学札记》,与一般和声书的陈述方法不一样,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农村学校音乐教学讲座》,内容丰富,简便易行,可立竿见影。《即兴伴奏基础训练》等两篇谈钢琴即兴演奏的文章,完全是周大风的风格,灵活简便,易于上手,容易见成效。
  《戏曲欣赏常识》,文虽短,道理深,能起到戏曲欣赏纲要的作用。《漫谈民歌》是一篇重要文章,周大风对民歌很有研究,此文对民歌的方方面面讲得十分仔细,是很好的学习民歌的指导性文章。《三音列和弦与四音列和弦》是一篇探索性文章,有作者的创见,同类文章还有《扩大和声语言》。
  《论文艺创作的思维方式》是一篇重点文章,核心是创造思维。周大风的音乐教育思想离不开创造思维,这篇文章充满了创新精神,随时随地向墨守成规、因循守旧开战。他认为思维有两种重要形式,那就是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创造思维有两种重要成份是发散思维和聚合思维。创造思维中还有一种叫虚幻性思维的,也是人类理想世界的一种表露。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可以用同向思维,也可以用逆向思维。文艺创作中常在反其道而行之中得到意外的新发现,这就是逆向思维的作用。周大风在此文中把创造思维讲得非常透彻,此文堪称画龙点睛之作。
   周大风倡导创造思维,在音乐理论、戏曲理论和音乐教育方面取得卓越成果,在戏曲音乐创作上也有突出贡献,他为越剧现代剧目《雨前曲》所写的插曲《采茶舞曲》,受到人民喜爱,至今仍在不断传唱,并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亚太地区风格音乐教材。
   周大风是优秀的民族音乐理论家、音乐教育家,曾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第四届常务理事暨音乐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浙江音乐家协会第三届主席及浙江省政协委员等职。他热爱民族音乐,热心音乐教育,倡导创造思维,终生笔耕不辍,在办刊、办学、讲学、作曲、著书方面都取得卓越成就。笔者与他相处时间较长,得到他不少教益,此文抛砖引玉,不妥之处望识者不吝指正。

描述:周大风

图片:02.jpg

周大风
回复0 喜欢
分享

返回顶部